笔下文学

当前位置:华都娱乐场 > 华都娱乐平台 > 笔下文学
作者: 华都娱乐场|来源: http://www.lianjia369.com|栏目:华都娱乐平台

文章关键词:华都娱乐场,八荒归元学不了

  楚逆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快一落千丈。而更因为他我行我素,下手从不留情的做法,一些本来还处于观望状态的江湖人士很快也忍无可忍,一同加入了讨伐楚逆的行列中。

  原本和楚逆没有仇怨的门派也因为在讨伐楚逆的过程中,楚逆毫不留情的杀戮做法而和楚逆结下了不小的仇。一时之间楚逆这个名字隐隐成了江湖魔头的代表,然而不仅名门正派追杀他,连邪道魔教也对楚逆下了追杀令,其势头,比得上二十年前剑狂掀起的那场腥风血雨。

  全江湖都在追杀楚逆,但当事人却平静得很。这种仗势他已经习以为常了,在当年他还是恶人谷极道魔尊的时候,整个浩气盟不知道对他下了多少追杀令,而到最后他依旧活到了他自己觉得该有个了断的时候。

  所以他依旧悠然地带着顾惜朝踏遍了大江南北。顾惜朝却郁闷得很,他是离楚逆最近的人,自然知晓有多少事情是别人栽赃在楚逆身上的,可楚逆没有丝毫解释的**,顾惜朝也就只能默默地一旁生闷气。

  楚逆不由失笑,拍了拍顾惜朝的头,道:“江湖之中,所谓善恶就是个笑话,无非最后是我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我,既然一开始就是针对我来的,那么我就奉陪到底。”

  宣纸上“千年修道,不如一念成魔”这行字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楚逆不由笑意更深,又道:“我身上的杀戮倒是已经足够多了,就差这一念而已……”

  被整个江湖误会追杀,成为人人得以诛之的大恶人,对其他人而言,确实是难以接受,也很容易因此而心生愤懑,一念成魔。但对楚逆而言,这却不是什么大事。一来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,就算被诬陷,也不过是杀一千人和杀一千多一百人的区别;二来他生性高傲,认为世上庸俗愚昧之人居多,而那些愚昧之人根本不值得他放在心上,所以就算被整个江湖追杀,他也不过嘲讽一句“愚蠢的世人”,然后继续我行我素。

  修道之人,苦心修炼断情绝爱不问世事,人人避免自己一念之差而入了魔,而楚逆和苏妄言则是为了入魔而想尽方法,也算是修道界中的奇葩了。

  楚逆此时也有些预料不到苏妄言的下一步做法了,无爱便无恨,无恨便无怨,楚逆的心理素质太高,普通的手法很难动摇他的心神,但苏妄言又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在苏妄言一言不发主动退出系统队伍后,楚逆便寻不到苏妄言的踪迹,心底隐隐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。

  华山之颠是整个华山最为冰寒冷冽的地方,脚下的积雪早已凝结成冰,光是看着就让人心底陡生出一股寒意。华山上的风并不像昆仑的风般如同刀锋一样猛烈,但是刮在人脸上,却带有一股彻骨的寒意。

  楚逆登上华山之颠时,苏妄言早已恭候多时,他就那么静静地立在悬崖前,面朝着云海雾松,背后的赤霄红莲散发出幽幽的光芒。苍茫的风雪落在他的身上,与他苍白的头发和蓝白色道袍映照在一起,衬得他愈发得仙风道骨,仿佛随时都可能羽化成仙,消散于这天地间。

  “嗯。”楚逆走到苏妄言身边,和他并肩而立,道,“各门各派都派遣了人过来,若我输了,自然皆大欢喜,若我赢了,则趁着我内力耗尽之时一拥而上,将我斩杀在这里。”

  苏妄言的笑容一如既往地温暖动人,仿佛能消融这铺天盖地的冰雪和冰冷,楚逆觉得心底发烫,微微移开了目光,将视线落在苍茫迷蒙的云海上。

  云雾缭绕在松间,使得苍郁的青松愈发得缥缈迷离,云海层层叠叠,一级一级交错缠绕,又在飘散缭绕间变幻成其他形状,空离虚幻得如同楚逆此时的心情一般——不知深浅。

  不知晓苏妄言到底做的是什么安排,楚逆也不敢轻举妄动,若只是切磋,他们之间也曾插旗对战过无数次,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,若不只是切磋……楚逆并不敢想下去,还有围在山下的正邪两道以及隐而不出的剑狂。

  苏妄言没有回答,沉默了片刻后岔开话题道:“我是不是没和你说过我死之前的事情。”顿了顿,他又觉得这个说法似乎有点不对劲,于是接着道,“哦……我是指在登陆空间重生之前。”

  “我不是放在心上。”苏妄言的看着楚逆,目光温暖得有如阳光一般,仿佛能将楚逆身上的寒冷尽数驱散,“我只是想把过去的事情告诉你。”

  楚逆怔了怔,未等他回应什么,苏妄言已经转身面向悬崖,开始说了起来:“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,父母都是公务员,不是什么大官,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家,按照你们那里的说法,应该是很普通的小吏。”

  “我十岁那年,父母带我去白云观游玩,当时遇到一个道士,说我和道家有缘,要收我为徒带我修道。我父母自然不允,认为那个道士是骗子,几个月后来我生了一场极大的病,我父母几乎花了所有的积蓄才将我的身体治好,但那时我的身子却依旧孱弱得很。”

  “不能跑不能跳,连多走几步都上气不接下气的,我母亲为了一心一意照顾我辞了工作,但我的身子却还是越来越差。这时候那位道士又来了,说能医好的身体,只是要让我跟着他学道,我父母没办法,最终还是将信将疑地同意了。”

  “我和他学道五年,学剑三年,身子也真得慢慢地好了起来,五年之后,我的身体便与常人无异,而道士归隐而去,十五岁那年我重新回了家。大学时期我接触到了一款游戏,叫做剑侠情缘三,当时因为游戏里的纯阳宫十分贴切道家,我就拜入了纯阳宫,是于睿门下。”

  “当时我也并未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会真的来到游戏之中,后来才想,这也是那位道士说我和道有缘的缘故吧。”苏妄言轻叹了一声,接着道,“大学毕业后,我和父母决定办一次毕业旅游,也就是那一次……我们坐的飞机出了事故,在坠机之后,我便在游戏的登陆空间重生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苏妄言带着自嘲般的笑了笑,道:“我也不知道我会有这么啰嗦的一天,说了这么多,想来你应该有很多听不懂的地方。”

  楚逆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目光依旧直直地看着苏妄言,仿佛在这世间万物、天地山河之中,只有苏妄言能吸引他的目光一般。

  苏妄言侧了侧头,仿佛被诱惑般吻上了楚逆清凉的眸子,蜻蜓点水般一触即止,道:“我曾以为自己会像孤魂野鬼般在游戏里就这么晃荡到世界末日,直到那一天在论剑峰遇见了你。”

  在说了这么长一段类似告白的话之后,苏妄言后退了几步,转瞬之间,赤霄红莲已经被握在了他的手上。

  楚逆向来不善言辞,但听完苏妄言这么一番表明心意的话,心底却突然生出了几分不详的预感,然而未等他再深想下去,苏妄言的剑气已经迎面而来。

  楚逆对苏妄言的剑招套路十分熟悉,兼之他的剑道又比苏妄言更精湛几分,是以以往切磋的时候,苏妄言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。但决战不同,无数次进攻的机会都因楚逆那片刻的迟疑而稍纵即逝,但楚逆却始终下不去手,他怕他的剑太锐利,只要抓到任意一次机会,苏妄言都极有可能死在他的剑下。

  但是他退一步,苏妄言就进一步,两人生生将本来很快就可以结束的战斗拖长成了持久战,但拖得再久,也还是有它最后的终点。

  楚逆最后一招八荒归元砸过去,手中千叶长生剑的剑尖点在苏妄言的眼眸前,就如同他们在第一次切磋时那般,然而这一次,苏妄言并没有停止行动,而是将手中赤霄红莲猛地一挥!

  一道强势猛烈的气场以苏妄言为中心向外扩散出去,苏妄言在落下气场的同时又举剑摆出了进攻的姿势。

  楚逆看着苏妄言的动作,知晓对方并没有留情,也并没有结束战斗的意思,眸光猛地一闪,转乾坤接人剑合一瞬间将两人周围所有的气场全部炸裂开来。

  下一秒,楚逆便发现他的身后似乎凝聚了强烈的剑意,仿佛有人正在朝这个方向会见而来,未等他转头看清身后的来人,一道带着强大力量的气劲便击中了他胸口,逼得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硬生生地后退了几步。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